Skip to main content
TOP BANNER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視力改善

Florence Chan


Florence Chan

胃腸抽筋、腰頸及四肢疼痛及視力改善案例

香港學員: Florence Chan       旅遊記者

本人是一名痛症患者,首次病發時年僅21歲,最初只是腳跟痛,當時到西醫求醫,醫生著我照X光,結果完全正常,找不到病因。因此,我改為接受中醫處針炙,後痊愈,但不過半年便復發,復發時痛楚由腳跟蔓延至小腿、大腿及腰部。

患病3年間不斷求醫,醫生曾經替我驗血,檢查有沒有關節炎或紅斑狼瘡病,結果驗血報告顯示身體各樣功能完全正常,醫生找不到病因,但他指很多痛症和關節炎患者都找不到任何異樣,故也無從入手。雖然如此,醫生依然處方消炎和止痛藥給我吃。我對醫生的做法非常不認同;西醫時常標榜一切都科學化,但西醫顯然對我的情況束手無策。當時我和醫生說自己患有胃腸抽筋達10年,吃止痛及消炎藥會導致胃痛,醫生說再處方胃藥給我便能解決問題。當時我對西醫完全失去信心,亦非常不認同那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西方醫學理論,因為他們忽略了人是一整體而非一組件機器。經多年的無效診治,我認識到西方醫學對許多疾病,尤其是慢性病都無能為力,甚至發生誤診而導致誤用藥物的個案,並引致更多身體器官出現其他本來沒有的問題。因此,本人再不敢服用西醫處方的藥物。

由於痛症已經成為一種都市病,痛症同時嚴重困擾患者的日常生活及情緒健康,所以特別想在此分享一些心得。我眼見身邊一些同齡的朋友大多有不同形式的痛症,而他們大多以服用止痛藥了事。在我患病期間更有一位朋友的姐姐說她也有嚴重的疼痛問題,檢查過後找不出任何毛病,她便每天吃2粒特效止痛藥去解決,並特意好心致電告訴我此「良方」。本人認為痛症是身體發出的一個善意的警號,如果一個人失去痛楚的感覺,便感受不到身體正處於危險狀態,不懂去改變自身不當的危害健康的行為。因此我們應該正視身體發出的疼痛警號。

本人熱愛旅遊和攝影,大學畢業後訂出一系列旅遊大計,但痛症卻令夢想愈來愈遠。尋求西醫治療不果後,本人轉向中醫,每次醫師都會替我針炙,由頭到腳針了超過100支針,每次治療都要承受100次的恐懼和痛楚。除此,本人也曾經嘗試脊醫,推拿,服食中藥等療法,並且一星期游泳3次,錢是花了不少,可是病情每況愈下。直至2006年春天,病情嚴重到一個地步,連刷牙洗臉站立數分鐘都感到痛楚。上班坐地鐵時沒有座位需站立10數分鐘便痛苦萬分。當時情緒受到很大打擊,想到自己才20出頭,有許多地方還未去過,真是非常不甘心。一些西醫痛症科專家又指出大多數患有痛症逾半年的人也終生無法痊愈,並且容易患上抑鬱症和自殺。專家建議病人接受疼痛並改變生活習慣,例如上街買東西要帶手推車等等,當時我想到自己推着手推車去旅行、爬山,真是無法接受,於是我下定決心,深信自己能找到治療的方法。

2006年6月經朋友介紹下學習「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參加6天基礎課程後,雙腳及腰部的痛楚已減輕,令我十分驚喜。後來我在家中每天努力煉功6小時以上,雖有進步,可是效果較之前在研究院煉功時緩慢。於是我便回研究院煉功,院長說研究院的氣場能夠加促我病情的康復。結果我在研究院強化煉功數天後,雙腳排出寒氣,之後煉功果效更大為提升。那時候我便深信,氣場雖然看不見也摸不着,但確實存在有如磁場及音波一樣,所以我也建議各同學參加煉功堂數月後才回家繼續煉功,如重病患者更應天天到研究院煉功,直至痊愈。

本人於2006年11月參加何老師的強化服氣辟穀課程,6天辟穀期間完全沒有肚餓,而且很精神,氣沖病灶也明顯增強,感到非常開心。另外,本人的近視也減少了50度,長達10多年的胃腸抽筋亦在煉功期間消失。由於長期使用電腦導致的手部麻痺和頸肩繃緊亦減輕了。本人在此勸籲大家不要服用止痛藥,止痛藥只是一種麻醉神經並自我欺騙的做法,絕對不能治癒痛症,並且會引致內臟損傷,對身體百害而無一利。

由患病期間感到沮喪到現在心情豁然開朗,我看到希望,我有百份百信心徹底康復。旅遊夢也愈來愈近了!在此我衷心感謝趙婉君院長的教導和支持,她時常教我們要修平常心,不偏執,學習放下的智慧,心靈不扭曲,疾病才會遠離。同時,我也十分感謝介紹我認識「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的朋友,並在此衷心祝福她早日康復。疾病其實並不可怕,只要我們從體會健康的重要並以正面的態度上這人生的一課,日後的路會更長更美好。

2006年12月21日

參見

梁少賢


梁少賢

免疫力提升案例

香港學員﹕梁少賢     警隊督察

我是一個身體尚算沒有大毛病的人,但仍常常不遺餘力地尋找健康之道,希望可以減少感染病痛之苦。因此, 跑步、 行山、 做運動、 跳健康舞、 做瑜伽等等活動,是我過去生活上不可缺少的環節。可惜近來數年因為運動過量而引致雙膝勞損而疼痛,因此瑜伽變成是唯一適合我的運動。在那時,我開始對氣功感到有興趣。但鑒於派別太多,而且有些派別又流於過份神化及不合邏輯,所以一直持有懷疑的態度而不敢嘗試。在2003年11月,由朋友口中得知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由於其理論合乎邏輯而不流於神化,因此便開始參加太極五行功研習班,尋求和體驗個中真理。

在過去一年多的日子裏,我積極的修煉太極五行功,亦參加了兩次服氣辟榖的課程。我發覺精神不但好了許多,身體上的老毛病如頭痛、胃痛、腰酸背痛、肩痛、膝痛等等,都消失了。視力亦漸漸慢慢增強了。而身體亦強壯了不少,在大部份同事均感染傷風感冒的辦公室裏工作,仍幸免於難。由於我親身體驗到修煉太極五行功的好處,所以我亦積極的向親友們推介,希望他們亦可以透過修煉太極五行功而有擁有健康的體魄,好好的享受人生。而我亦會繼續努力修煉太極五行功,以求擁有強健的體魄,去應付繁忙及沉重的工作和壓力,以及遠離病魔,享受美好人生。

2005年3月12日

參見